《修仙少年》

2019-07-06 15:58:47 百香果追书
1
介绍

  热门小说《修仙少年》全文免费阅读,主要讲述了: 仙界第一神匠~~鲁班耗尽毕生精力打造出被誉为上古仙器榜第一的仙器戒灵后,却突然与戒灵一起失踪。 数万年后,戒灵被一个少年无意中得到,从而开始了属于他的修仙之路。看他如何一步步走向巅峰,笑傲仙林。

2
免费试读

924bbfec36db7f06c96a88c3c952c8a5.jpg

  张毅已经不知道自己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吞下那只蜘蛛的了。

  他只记得,罗老说它名为番红蜘蛛,生长于极寒之地,若是成年之后,其吐出的寒蛛丝可以轻易的击杀一个筑基期修士。这只番红蜘蛛还处于幼年期,毒性尚弱,而且与上次的那只蜈蚣毒性相克,可以减轻他体内的痛苦。

  张毅趴伏在石床上,全身颤抖,两只门牙上下打架,根本不受他的控制。更令他受不了的是,体内的灵气都仿佛被番红蜘蛛的寒气冻住一般,流动极其缓慢,比平常时候慢了数倍。

  “呼!”张毅口中吐出喷出一道白雾,现在正是三九天气,外面酷热难当,但张毅却感觉不到一丝的热气。他心里早把罗老全家老小问候了个遍,早知吞下番红蜘蛛竟是这种情形,打死他也不会答应对方的要求。

  现在他已经骑虎难下,只能全力进行吐纳,因为他发现,每当灵气在经脉中运转一周,身上的寒气就有了一丝减少。尽管减少的程度极其微弱,却无疑给了张毅强大的信心。

  于是一口口白气从他口中吐出,两嘴一吸一合之间灵气开始运转起来。但很快张毅就发现,每当自己吐纳一个小周天,小腹内就会重新积聚起一股寒流,顺着某个经络进入经脉。这股新加入的寒流比他辛辛苦苦消耗掉的寒气更加强大,以致于连续吐纳三个小周天之后,张毅体内的寒流不但没有减轻的迹象,似乎更加强大了。

  此刻他的眉毛处凝结了一层寒霜,看起来有点像“白眉大侠”的味道。可是张毅已经没有心思去理会这些,一副心思全扑在吐纳之上。

  尽管吐纳的效果十分糟糕,但是如果现在就停止下来,将会更加危险。

  这时石室的石门轻轻响起,敲了一会儿,似乎感觉到主人不在,石门自动打开了。

  一个身穿白袍的道童走了进来,他的手中拿着一只海碗,碗中盛着米饭,在米饭上面,盖着一层炒熟的菠菜。

  这个人就是新换的送饭人。这两天来他一直处于心惊肉跳之中,每天都见到无数人在厮杀,鲜血沾满了山路,令他常常做噩梦。于是,就连手中的工作都因为担心被人杀掉而停了下来。

  因为连续两顿没给张毅送饭,他心里有点过意不去,所以当内乱停止之后,他第一个就来到了张毅的洞府,并想好了道歉的话。

  没想到刚走进洞内,他就看到了吃惊的一幕:张毅身裹棉被躺在石床上,面色铁青,两只眼睛紧紧闭着,面皮上被一层薄冰所覆盖,显得极其诡异。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情形,顿时有点不知所措。说起来,他也是刚入门不久,所以对修仙之道还不是十分了解,以为张毅在修炼中出了岔子。

  “张师弟,你怎么了?”连续喊了好几遍,他才看到张毅缓缓睁开眼睛,顿时心中一喜。

  张毅被人叫醒,嘴却冻得直打哆嗦,几乎连话也说不清楚。他鼓足了全身力气,却只能发出极其微弱的声音:“背……部……气气海,帮我……”

  那个白袍弟子急得直搓手,焦急地道:“师弟,你说清楚,到底什么气海,帮你做什么?”

  他大力的想要摇醒张毅,可是张毅已经再次合上了眼睛,仿佛说出那几个字已经是他的极限。只是他的嘴还在以近乎本能的方式吐纳着,尽管体内的灵气就像一只奄奄一息的爬虫一般,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在蠕动,但他的潜意识依旧没有放弃的打算。

  白袍弟子大声喊了几句,见张毅没有反应,顿时也没有了主意。他想扔下张毅不管,可是想到同是太谷门弟子,如果撒手不管未免太说不过去。更何况连续两顿没给他送饭,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

  这样想着,这个白袍弟子一咬牙,把张毅从被子里抱了出来。可是当他双手接触到张毅的身体时,顿时感觉一股寒流逆袭而来,顺着两条手臂快速往头部窜去。

  白袍弟子心中一寒,立刻松开了手掌,二话不说马上运转灵气将侵入体内的寒气驱散的干干净净。这时他突然明白,原来张毅是想让自己度给他灵气,帮他抵御这股寒流的入侵。

  可是他却犹豫起来,刚才的那股寒流实在太过可怕,仅仅是一接触,就让自己凝气二层的修为都忍不住想要打寒战,如果帮助对方抵御寒流,万一一个不慎……岂不是连自己都要陷进去。

  看到张毅被寒流折磨的奄奄一息的样子,他心中又有些不忍,于是低声自语道:“我就度给你一部分灵力,至于成与不成,全看你的造化了。”

  说完这话,他揭开张毅背部的衣服,认准了气海穴,右手双指合十,轻轻按了上去。一股乳白色的浓郁灵气顺着指尖钻入张毅的体内。

  大约输了相当于自己体内一半的灵气,这个白袍弟子就果断收手。对他来说,自己的小命才是最为要紧的,尽管他感觉即使再多输一点也没关系,还是决定不冒这个险。收回指力之后,他深深看了张毅一眼,转身离开。

  张毅虽然全身仿佛被禁锢一般,动弹不得,却还能够正常思维。白袍弟子的行为被他看在眼中,心中生出感激之情。尽管对方最后留了一手,但他并不在意,毕竟两人所交不深,对方实在没有理由为自己冒险,能够做到这个份上已经不容易了。

  体内有了新灵力的加入,张毅精神一震,立刻加快了吐纳速度。又运行了一个小周天,趁着那股阴寒之气还没有来得及补充,张毅果断的睁开了眼睛。

  趁着现在手脚又恢复了知觉,他一拍储物褡裢,翻手拿出一个玉盒。几乎不假思索的把玉盒打开,从中取出一株散发着浓郁灵气的三叶草。

  这株三叶草就是上次他花了六枚低品晶石催熟的那一株,如今已经算作二星灵草了。他看了一眼三叶草,有些可惜,如果灵草不经过任何培炼而直接服下,将会有大部分灵气不能被身体吸收。

  虽然没有把握百分之百的吸收这株三叶草的灵气,但如果给他足够的时间,他可以混合几种不同属性的灵草一起服用,可以保证吸收至少一半的灵气。

  但在这个时刻,他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如果连小命都保不住,有再多的灵草又有什么用?所以只是犹豫了一下,他就马上把这株三叶草塞进了口中。

  三叶草入口即化,化作一股股富含灵气的液体顺着喉咙流入体内。感觉到三叶草被身体迅速的吸收着,张毅紧张的神经终于有了短暂的松弛。

  想了一下,张毅神色一动,又拍了一下储物褡裢,从中拿出那块中品晶石。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

  现在这块中品晶石几乎相当于他全部的家资,此刻为了保命,他只能拼了。

  把中品晶石握在手中之后,张毅开始了全力吸纳。可是过了片刻他却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吸收不了这块中品晶石上面的灵气。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

  张毅目光闪烁不定,开始回忆关于晶石的种种资料。突然他想到,只有在身体内灵力消耗极其严重的时候才能使用晶石恢复灵力,如果体内灵力没有耗损,那么就不能直接吸收晶石内的灵力。

  他体内的灵气没有剧烈损耗,只是被一股极寒之气冻住了,以致于运行缓慢,所以他才不能以晶石作为灵力的补充。

  明白了这一点,张毅立刻把这块中品晶石收回储物褡裢。现在洞府内石门洞开,随时都可能有人闯进来。如果中品晶石可以发挥作用,他自然可以冒着被人发现的巨大的风险使用,但此刻它全无用处,还是收回储物褡裢的好。

  他刚收回中品晶石,小腹内再次形成了一股寒流侵入经脉。张毅不再多想,立刻全力吐纳起来。

  有了三叶草充沛的灵气作为援军,再加上那个白袍弟子留在他体内的一部分灵力,张毅顿时发现一直滞留于经脉的灵力渐渐加快了运转。

  张毅心中惊喜交加,吐纳起来也格外卖力。那只番红蜘蛛的寒毒果然厉害,竟然持续了这么长时间才开始有了减弱的迹象。

  也不知过了多久,番红蜘蛛的寒毒如同抽丝剥茧一般,被张毅一丝丝的抽离体外。感觉到毒性越来越弱,张毅心中一阵狂喜,吐纳也更加用心。

  又过了两三个时辰,当番红蜘蛛的寒毒被排除干净之后,张毅终于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心中庆幸不已,如果不是那个白袍弟子给他度了那一股灵力进来,今天怕是要栽在这只番红蜘蛛之上了。

  他默默的检查了一下修为,顿时惊喜的发现,在如此卖力的吐纳之下,灵力有了长足的进步,尽管离凝气二层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但已经足以令他欣喜若狂了。

  这其实还是多亏了那株三叶草的缘故。二星的三叶草自然不是白叫的,虽然只吸收了其中一小部分灵气,但也足以让张毅的受益多多。毕竟他现在才凝气一层的修为,体内灵力本就不是太多,增加任何一点都能让他有长足的进步。

  张毅摸了摸下巴,不禁想:有了乾坤戒催熟灵草的奇效,他以后的修炼就可以更加顺利了。不过,乾坤戒催熟灵草是消耗的低品晶石却是个大问题,以他现在的财力,顶多将几株一星灵草催熟到二星灵草。

  一星灵草药园遍地都是,就算多取几株也没有关系,想必不会被人发觉,但若是二星灵草,上面管理的就有些严格了。他可不想冒着被抓住的风险窃取二星灵草,尤其是在修炼前途一片光明的现在,任何一点风险都是他内心强烈排斥的。

  想了一下,倒是可以找相熟的人交换,比如卢燕,鲁矢和范翼。二星灵草对于蓝袍弟子同样有不小的吸引力,而且他们几人与自己私交甚好,人品也说得过去,应该不会出卖自己。

  至于价格方面,可以比一般交易的价格略低一些,这样才能体现出自己的优势。不过绝对不能低于自己催熟灵草所付出的代价。

  张毅躺在石床上,两眼放光的望着洞府顶部某个地方,脸上渐渐绽放出灿烂的微笑。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一年过去了。

  这一日,张毅的洞府大门紧闭。

  洞府内,张毅面沉如水的盘坐在石床上,在他双膝之间,放着一把翡翠色的短剑,剑体呈现半透明状,精致而优美,给人一种视觉的震撼。

  这把剑就是当初辛童使用的戒杀剑。自从把辛童的尸体跟戒杀剑一起埋在苍穹峰后山之后,张毅就强迫自己忘记这件事。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露出一点的破绽,就可能被人怀疑上。

  但是过了两个多月,那一场血腥的屠杀逐渐被人们淡忘在记忆的长河中,张毅的心思才又活泛起来。

  要知道,戒杀剑乃是辛老筑基期的时候使用的法宝,其威力非同凡响,若是能够炼化据为己有,将会是自己的一件杀手锏。

  于是在某一天晚上,张毅悄无声息的来到后山埋尸之地,开始了一番挖掘。此刻辛童的尸体早已腐烂,只剩下一堆枯骨。这令张毅不禁心生感慨,不过一个人生前如何气焰滔天,死后也免不了和于泥土的命运。

  刨掉覆盖尸体的淤泥,张毅伸手向下面摸去,过了不久,突然面色一喜,手中摸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

  张毅很快将那件东西提起来,是一个剑鞘,上面覆盖着一层深黑色的湿泥,看不清剑鞘的模样。剑鞘的顶部,只露出一个剑把,也是被淤泥覆盖,发出阵阵的恶臭,令张毅皱了皱鼻子。

  张毅拿着剑鞘在清水中洗涤一番,终于恢复了剑鞘原来的模样。古铜色的剑鞘在月光下显得古朴沉重,只有三尺长短,拿在手中却显得沉甸甸的,分量不轻。

  张毅左手拿住剑鞘,右手握住剑柄,用力一拔,只听“锵”地一声,短剑脱鞘而出,发出令人心悸的寒意。淡绿色的剑锋清幽而冷冽,月光照在上面,折射出更加清冷的寒芒。

  轻轻一笑,张毅对这把剑极其满意。虽然在泥淖中埋了两个多月,剑鞘之中却没有渗入半点积水。看来辛老对这把剑爱护备至,就连剑鞘也是百里挑一。不过剑鞘肯定是为辛童特意准备的,因为如果修为足够,将剑炼化之后根本不需要剑鞘。只有辛童这种只有凝气二层而且没有足够时间炼化飞剑的修仙者才会使用剑鞘。

  合上短剑,张毅把辛童的尸体重新埋入河中,自己带着短剑悄然离去。

  当初他之所以将短剑和辛童的尸体一起埋葬,是担心辛老会在辛童的身上和短剑上做上什么不为人知的记号,然后按图索骥的找到自己。这么久过去了辛老都没有找到辛童的尸体,由此可见他必然没有办法探知短剑的下落。

  不然,张毅绝不相信他会任由辛童抛尸荒野。

  如今,这把短剑就放在张毅的膝盖上,不过他给短剑重新取了个名字——古玉。

  回想起古玉剑的来历,张毅心中好不惬意。辛童为了泄一时之愤,不惜跑到灵药峰寻找自己的麻烦,可惜天不从人愿,最终不仅自己身死,连身上的法宝都被自己全盘接收了,正应了“一报还一报”的古训。

  收回心神,张毅的目光落在眼前的古玉剑上。在这一年中,他的修为有了长足的进展,如今已经达到了凝气三层。

  再此之前,他一直将古玉剑存放在储物褡裢中,因为他还没有把握将此剑完全炼化。他可不能像辛童那样将剑别在腰间。

  此剑可是辛老之物,见过的人必然不少,若是被人发现了古玉剑(原来的戒杀剑)出现在张毅手中,怕是立刻就会引来一群人的追杀。

  就算在完全炼化之后,他也不能当着太谷门的人使用,除非万不得已,他绝不会动用这把剑。

  张毅表情渐渐凝重,右手缓缓抬起,捻了个手诀,陡然击落。一道乳白色的灵气破指而出,只听“锵”地一声吟鸣,古玉剑猛然一颤,似乎想要一跃而起。

  手诀不停,一道道灵气从张毅手指中飞快的射出,古玉剑剑光大盛,剑鸣之声不绝于耳,仿佛有千百个银铃同时晃动,整个洞府都被剑鸣之音充斥着。

  因为洞府密闭性非常好的缘故,即使站在石门外一丈远的地方,也听不到洞内的任何动静。这也是张毅敢于如此放心炼化的原因,否则,他宁愿永远不用这把剑,也绝不希望任何人循着剑声而至,将自己陷入险境。

  古玉剑颤抖的愈加厉害,就像一条被人掐住了脖颈的凶蛇,从脖颈以下剧烈的摆动着,却总是挣脱不了束缚。突然,古玉剑吟鸣之声陡然消失,剑光散去,露出近乎透明的剑体。

  张毅眉头一皱,深吸一口气,然后大口一张喷出一道青气,随着这道青气与剑体接触,剑体上开始流动起一道青绿交加的光芒,当真是流光溢彩,美妙绝伦。

  “起。”随着张毅的轻喝,古玉剑终于摆脱了所有束缚一般,从张毅膝盖上陡然跃起,化作一道流光朝洞顶激射而去。

  一阵金铁交鸣之声从头上响起,张毅凝目一看,只见古玉剑深深插入洞顶的石壁之上,整个剑体没入其中,可见其力道之大。

  这是张毅第一次控制飞剑,结果很显然,他没有成功。虽然使古玉剑成功飞起,但是在飞起的一霎那,张毅就感觉到它脱离了自己的掌控,后面的过程完全是凭着一股惯性,至于会插入石壁,也不是他能预料的。他甚至已经做好了飞剑朝自己刺来的准备。

  抬头望了一眼飞剑,张毅轻叹一声,终于明白炼化法宝的确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尤其是这种威力强大的法宝,更是需要经过长年累月的锤炼才能真正为自己所用。

  抬手一个火球术击出,打在古玉剑剑体周围。一块块拳头大小的石块纷纷落下,露出淡绿色的剑体。

  张毅脚下发力,身体高高跃起,抓住古玉剑的剑柄猛然一拔,剑体应声而出。尽管插入了石壁中,剑体却没有丝毫受损,甚至连一点痕迹都看不到。

  制造这种剑的材料想必应该十分名贵,不然不可能锻造出如此出色的飞剑。而且这种剑的锻造手法也与一般的锻造大不相同,只是张毅一直在药园做事,没有机会到炼器室目睹那些个紫袍弟子或者结丹长老亲手制造法宝,这也是他心中一直引以为憾的一件事。

  但若让他辞掉药园的工作去炼器室,他却绝不会答应。在药园中,有着近乎取之不尽的一星灵草供他使用,利用乾坤戒催熟之后将会价值连城,这是其他地方所没有的得天独厚的条件。

  他的修为能够在短短时间内晋级为凝气三层,自然与这一年来不断催熟灵草有着莫大的关系。

  他记得,第一次拿着催熟后的一株二星绛珠草找到卢燕时,她是何等的惊讶。

  张毅告诉她,这乃是他在药园无意中遇到的一株没有登记在册的一株灵草,他拿了也是浪费,愿意以二十五枚低品晶石的价格与她交换。

  当时卢燕欣喜若狂,连声道谢。要知道,一株二星绛珠草的市场价是三十枚低品晶石,而且都很难遇到。这一次交易就让她节省了五枚低品晶石。而且更为关键的是,她的修炼已经到了关键时期,二星绛珠草又是二星灵草里面对于提升修为帮助最大的一种灵草之一。

  这自然也免不了张毅的刻意而为。他催熟灵草,当然是找这种对提升修为有帮助的,这种灵草不仅可以轻易的找到买家,而且就算无人问津,他也可以留下来自己使用,不至于浪费。

  卢燕不知道的是,催熟这一株绛珠草张毅只用了四块低品晶石。这么一来,张毅净赚二十一块低品晶石,足够他催熟五株绛珠草的了。

  除了卢燕之外,张毅还与三人暗中进行了交易,分别是鲁矢、范翼和王青铜。值得一提的是,王青铜就是那个在关键时刻助张毅一臂之力的白袍弟子,这也算是变相报答了他的救命之恩。

  当然,与他们交易时,关于二星灵草的来源张毅编造了种种借口,推脱的一干二净,相信不会引起他们的疑心。

  虽然如此,出于一贯的小心谨慎,他们每人基本上都得到了一株灵草,如果让他们知道自己手中有大量的二星灵草,张毅可不敢保证他们会不会撕破脸面。

  在手中摆弄了一会儿古玉剑,张毅发现,尽管他已经停止了释放灵力,但剑体表面依旧被一层淡淡的绿光所覆盖。

  脸上露出恍然之色,张毅终于明白,自己刚才的一连串的作为也不是全无用处,至少已经使古玉剑具备了微弱的灵性。

  只是这股灵性太过弱小,还不足以支持它被自己所控。如果再这样炼化下去,他相信,应该用不了多久古玉剑就能被自己所完全炼化。

  明白了这一点后,张毅开始了入门以来的第一次闭关。

  他在洞府石门上贴了一张谢绝访客的玉牌,然后又留了一张字条给王青铜,告诉他将饭菜放在石门旁边,自己有空了自会来取。在石门旁边有一块光滑的青石,正好留给王青铜放碗筷之用。

  做好了这一切,张毅的石门就紧紧的关闭了起来。

  一连过了七七四十九天,都没人看到石门里的人出来过。只有王青铜从每次去都空空如也的海碗判断出,张毅应该没有出事。

  在张毅闭关期间,一个拄着竹杖的驼背老头来过两次,每次来手中都端着一个长十余寸,宽五六寸的长方形锦盒。

  这个人自然就是太谷门的太上长老罗修,至于盒子中装的是什么东西,也许只有他自己才能知道。

  罗修在洞府门前徘徊两圈,先是看了悬挂在石门正中的玉牌,然后低头思索一阵,喃喃自语道:“这小子搞什么鬼?明明约好了每个月吃一只毒物的,坚持了足足一年了,怎么这个时候竟然闭起关来了?难道这几天吃的反胃了,故意躲起来不见我老头子?”

  他想强行打破石门进去,可是想起自己在闭关期间被人强行闯入,以致于留下终生遗憾的教训,又不觉停住了脚步。

  虽然明明知道凝气五层以下的低阶修士就算中途被人打断了修炼也不会有任何问题,但他还是不想冒险。也许当年的教训太过深刻,已经在他心中形成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在门前空站了许久,罗修终于长长叹了一口气,自语道:“小子,我就不信你能闭关一辈子,等你出关的时候咱们再算账。哼,到时候让你把落下的毒物一次全吃掉,看你还敢不敢再躲我老头子。”

  罗修看了一眼手中的锦盒,继续道:“至于这个,就便宜那个李继瑞吧!他可是我寻到的第五个试药童子,不过看他的情形,似乎有点吃不消了。难道又要再找第六个……”

  说到这里,罗修不由的又望了张毅的洞府一眼,眼前的这小子可是他挑选的这么多试药童子中支撑时间最长的一个。而且看他精神奕奕的样子,应该还没有受到不可救药的毒性威胁,想到这里,罗修不由精神一振,大步朝外面走去。

  如果这个时候路上有人的话,一定会吃惊的发现,原本那个佝偻着背脊、步履蹒跚的老头几乎在转眼间就变得精神矍铄起来,一点没有了刚才暮气沉沉的模样。

  四十九天后,张毅的洞府内绿光大放,原本有些昏暗的石室顿时明亮起来。

  在张毅头顶,一把翠绿色的小剑发着幽幽的寒光,此剑只有五六寸长短,剑刃极窄,显得锋利异常。

  张毅抬手一指前方,轻喝一声:“剑去。”那把小剑立刻化为一道绿芒,以肉眼难辨的速度急射而去。

  只听“砰”地一声巨响,顺着张毅的手指看去,一把石椅顷刻间化为齑粉,而那把小剑却悬浮在石椅之上一动不动。

  它就是经过张毅七七四十九天炼化后的古玉剑。此剑变得比原来小了数倍,而且剑体的颜色也加深了许多。不过从剑刃散发的那一抹绿芒仍然能大体寻找到此剑原来的痕迹。

  张毅嘴角噙着一抹笑意,刚才的一剑令他非常满意,他相信,就算凝气四层的修仙者的一击也不过如此。

  而且那一击他还有了些许的保留。不过此剑的威力在战斗中能否完全发挥出来,还有待实战的检验。

  张毅手里掐了一个灵诀,大口一张,古玉剑化成的绿芒迅速钻入口中消失了。

  张毅合上眼睛,脑海中浮现出一幅画面:一把翠绿色的小剑悬浮在虚空,而在小剑下方,则是一股股乳白色的雾团,波谲云诡,时刻变化着各种形状。

  到了凝气三层,他得到的最大的能力就是内视,可以毫不费力的看清楚体内灵力的运行情况。

  而刚才的那一幅画面,就是他体内丹田的真实反照。

3
推荐理由

  修仙少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作者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是一部难得的好书,喜欢的朋友,修仙少年完结章节绝对好看!没有错过理由!


上一篇:战神传奇
下一篇:夜半阴婚


猜你喜欢

我的漂亮女上司

美女的贴身邪医

嗜爱鬼夫求饶恕

总裁大人太强势

百无禁忌

高冷老公宠妻上瘾


热门小说

贴身保镖我的千金大小姐

回首往事虚惊一场

我的绝色美女总裁老婆

爱你我放弃了全世界

超品兵王俏佳人

余生请离我远点